皇上一定要累了

晋嫔一低头,不觉含羞带气,手忙脚乱的地头扣上了纽子。如懿扫了四人一眼,望着王蟾道:“怎么?就她们几个,永寿宫的主位呢?”正问着话,嬿婉穿着一袭家常的桃花色直径地纳纱绣金丝风流散花氅衣,一壁急急地系着水色芙蓉领子,忙跪下了满面通红道:“不知皇后娘娘凤驾来临,臣妾未能远迎,还请皇后娘娘恕罪。”如懿看了看她,发髻显然是匆匆挽起的,还有几缕碎发散在一边,几朵金雀珠花松松的坠着,犹自有些娇喘细细。

嬿婉嗫嚅着唇,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转折,半晌,声如细蚊:“已经发散了。”“发散了?”如懿脸色骤然一变,又是心痛又是气急,“凭你们五个?”嬿婉一脸无辜的望着如懿道:“皇后娘娘,臣妾也想劝皇上注意龙体,可是劝不住啊。皇上一定要累了,才肯睡过去。”如懿逼视着她,沉肃道:“这些天,皇上都在永寿宫里,都是这样才肯睡下的?”嬿婉窘得满脸紫涨,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,看了看其余几人,道:“是。”

乾隆为什么恨如懿 这条生存法则相处之道你必须知道

如懿的目光冷厉如剑:“这几个人中就属你位份最高,又是永寿宫的主位,偌大的永寿宫都归你处置。你若劝不住,大可来告诉本宫和太后。你存心不说便是居心不良,有意纵着皇上的性子来。”如懿唤过三宝:“三宝,去穿内务府的人过来记档。十六年十月初二未时二刻,令妃,晋嫔,秀贵人,平常在,揆常在于永寿宫侍寝。”

后宫如懿传如约播出了,而且该剧是根据小说改编的,所以剧里有很多污片段,特别是魏嬿婉的火辣床戏。后宫如懿传小说污,魏嬿婉为了能够拴住乾隆的心,所以想借种生子,而那个人就是凌云彻。魏嬿婉和凌云彻有一段很污…

林忆莲是中国香港乐坛的天后级人物,而张惠妹更是台湾最会唱歌的女艺人,两人唱功都是中国女歌手中数一数二的大咖人物,可是大家是否能想到这两位天后会携手合作对唱吗?还是首度演唱电视主题曲,近日林忆莲张惠妹对…

如懿传皇上喝人奶片段 皇上很变态喝人奶只为延年益寿

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 皇帝不举第几章床战六妃嫔

如懿原以为永寿宫中只有嬿婉,却不想出来的是平常在、揆常在、秀常在、晋嫔,一个个都在,又毛躁了鬓发,钗环松散。尤其是晋嫔,一颗织金缎玉片扣还送送地解开着,她自己却未发觉。如懿见她们如此,可以想见寝殿之内皇帝一碗碗鹿血酒喝下去是如何的胡天胡地。她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,几乎是要破裂一般,冷冷喝道:“跪下。”

后宫如懿传小说污 魏嬿婉火辣床戏大战凌云彻场面火爆

里头隐隐约约有女子响亮的调笑声传出来,在白日里听着显得格外放诞而妖调。如懿听了一刻钟工夫,里头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,方才平静着声气道:“谁在里头,请出来吧。”王蟾慌慌张张的进去了,不过多久,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几个艳妆女子鱼贯而出。

如懿似笑非笑道:“果然是富察氏家出来的,牙尖嘴利。”她扬了扬脸,容佩会意,上千揪住晋嫔的衣领子一扯,笑嘻嘻道:“晋嫔小主,光天化日的,您散着领口和皇后娘娘说话,您不觉得羞耻,皇后娘娘还替您觉得羞耻呢,这要传出去或是被人瞧见了,您富察氏家大族的颜面还要不要呢?”

《如懿传》正在热播,里面有皇上喝人奶片段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皇上很变态喝人奶只为延年益寿,而这段皇上喝人奶片段是真实历史吗?如懿传皇上喝人奶片段是怎么回事,当了解到真实情况后令人震惊,原来皇上也有那么…

嬿婉登时脸色大变,面上红了又白,哀求道:“皇后娘娘留些脸面吧,皇上说了,今儿的事不记档。”“不记档?”如懿的神色淡淡的,望着游廊雕梁上龙腾凤逐的描金蓝彩,并不看她们,“那若是你们几个之中谁有了身孕,那算怎么回事?没有记档的事情可是说不清的。”嬿婉惨白了脸道:“就当是臣妾替晋嫔她们几个求求皇后娘娘了。这不是臣妾们几个的脸面,是皇上的脸面。”如懿冷笑道:“皇上的脸面?皇上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在永寿宫了。”晋嫔犹自不服:“皇上就是要咱们几个伺候,那便怎么了?令妃娘娘有什么可怕的呢?我们是皇上的女人,伺候皇上是光明正大的。”

《如懿传》正在热播,据了解到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很吸引人,值得一提的是乾隆和六妃嫔的床战,当时那场面可是让人震惊不已。后宫如懿传床戏章节描写,皇帝不举第几章和魏嬿婉有关,最后被如懿撞见而掀起巨大的争…

大家期待的如懿传终于如约上映,乾隆和如意本事夫妻的两个人为什么乾隆会如此痛恨如懿?乾隆为什么痛恨如懿?如懿为乾隆断发,乾隆却恨如懿,原因竟然和这位皇后有关,孝皇后和如意之间怎么了? 乾隆为什么恨如懿 zw…

林忆莲张惠妹对唱双影 如懿传主题曲曝光被称赞

如懿扬了扬唇角算是笑,眼中却清冽如寒冰:“孝贤皇后在世的时候最讲规矩,约束后宫。要知道她身死之后她的族人富察氏的女子这般不知检点侍奉皇上,那可真是在九泉之下都蒙羞了。”晋嫔仗着这些日子得宠,气鼓鼓道:“臣妾伺候皇上,皇上也愿意臣妾伺候,有什么蒙羞不蒙羞的?皇后娘娘别是自己不能再皇上跟前侍奉讨皇上喜欢,便把气撒在臣妾身上吧?”

年轻的女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脸色和言语。平常在、揆常在、秀贵人三个先跪了下来,晋嫔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也不敢一个人站着,只好也跟着跪了下来。如懿不屑与她们说话,只冷着脸道:“好好想想,自己的错处在哪里?'其余三人涨红了脸色低首不语,眼看窘得都要哭出来了。倒是晋嫔扭着绢子嘟囔道;“什么错处,不过是侍奉皇上罢了。'

如懿心中有气,压低了声音道:“皇上呢?”嬿婉一脸楚楚:“皇上刚睡下了,臣妾在旁伺候,不敢打扰。”如懿问:“喝了四碗鹿血酒就睡了?”嬿婉听她直截了当挑破,更不好意思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是。”如懿慢步上前,以护甲的尖锐拨起她的下巴,直视着她的眼睛道:“鹿血酒喝了是要发散的,你都不让皇上发散出来就睡下了,是成心要皇上难受么?”